第七频道

探索创新和消费
有料有趣的创业交流平台

刘小鹰:古典的区块链投资人

在亚太区块链创科峰会上,见到了资深企业家和著名天使投资人刘小鹰。作为香港链鹰基金的首席顾问,刘小鹰积极拥抱区块链,关注的投资领域涉及底层技术公链、区块链OS、数字货币交易所、数字货币支付平台、去中心化的应用商店、财经媒体等。
从创办中国长远控股有限公司,取得诺基亚移动电话中国市场第一家全国总代理权,到创办老鹰基金成为中国最活跃天使投资人之一,刘小鹰把自己定位为连续创业者。所以无论古典投资或者区块链投资,他的目标就是将老鹰基金打造成一个千亿市值的风险投资机构。

微信图片_20180722201558_副本.jpg

刘小鹰接受创客猫采访

币圈很乱,但谈区块链不谈数字货币是不对的

从区块链开始火爆时,投资界就被划分为古典投资和区块链投资。虽然已经开始投资区块链,也坚信区块链是未来10年的大趋势,但刘小鹰仍然说,“我是个古典投资人”。同时他也说,“我不希望被称为币圈的人”,因为币圈太乱,币圈的人也太浮躁。

但刘小鹰并不是“谈币色变”的投资人,他认为,无论什么圈都与币有关,谈区块链不谈数字货币是不对的,数字货币的混乱只不过是因为现在法规尚未完善。所以需要正视币目前的问题,要了解风险所在,知道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

“区块链为什么会火?不是因为加密经济学、分布式存储、共识机制、哈希算法这些技术很牛,区块链的很多技术早在区块链火起来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有的甚至存在十年二十年。”他表示,是因为中本聪把这么多技术融合在一起发了比特币,比特币火了大家才去关注区块链。经过牛市和熊市的轮回,他相信比特币未来的价格还会往上升,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7月5日,FCoin发布币改试验区启动公告,从此“币改”成为圈内的热门词语。简单的理解,币改就是进行通证经济改造,并以此来支持实体经济。刘小鹰表示,这样的模式他其实去年就已经在内部提出来,古典互联网+区块链应用或者是+通证经济学,这个通证可上市也可不上市,重要的是通证要成立,就是企业和生态为什么要存在这个通证,需要想清楚这个逻辑,而不是为了发币而发币。

自从去年区块链开始进入大众视野后,便出现了“区块链将颠覆互联网”的说法。刘小鹰认为,区块链是新一代的互联网,互联网1.0是信息互联网,互联网2.0是移动或者社交互联网,互联网3.0是价值互联网,形成价值是因为信息受到保护,信息不可篡改,信息可以分布式记账。互联网是解决传统行业的问题,但互联网本身也存在中心化、信息不对称、不公平等问题,而区块链现在是要解决互联网的问题,或者是解决传统行业+互联网的问题。

对于公链问题,他表示,“现在公链很火,但我们不一定需要这么多公链,真正好的公链是大家都可以用,可以在上面跑出更多更好的应用,跑出更多的DAPP,或者建立更好的生态,这才是区块链真正的价值所在。”

区块链投资与古典投资的区别

既然出现了区块链投资跟古典投资之分,那两者究竟有什么异同。在刘小鹰看来,第一,区块链项目把用户、投资者跟投资人连接在一起,打通了一二级市场。

“区块链项目在还没上市前属于一级市场,但它同时又存在Token,Token上了交易所后可以流通,这又有二级市场的属性。所以区块链项目的CEO需要懂得这两边的平衡点,一个是把项目本身管理好,一个是要把币值管理好,因为币值不是上了交易所后才去管理,而是在开始设计的时候就要设计好。”

第二,区块链项目的尽调和决策时间比较短,出现了独立的财经媒体、项目评级、投行服务等新生业态。

第三,古典投资的投后管理,可能是上了交易所就结束,现在是上了交易所才开始:产品上线、项目落地、社区运营、币值管理。

第四,真正的区块链投资,应该更关注一个项目的生态和未来落地应用,因为它的增值空间会很大。

第五,区块链项目的投融资和退出过程比较快,Token流动性强、波动性大、周期短。

区块链目前存在的问题,是每位投资区块链的投资人所要认清的。之前朱啸虎在《王峰十问》中提到区块链最大的问题是目前他没有看到一个必须使用这个技术的场景,而且整个链圈好像都对应用场景讳莫如深。而投资了区块链移动操作系统ZippieOS、数字货币支付宝SoPay,区块链在线教育公链脑海链等项目的刘小鹰自然是很看好区块链在电商、教育等领域的落地应用,同时他认为,版权溯源方面也可以应用区块链的技术。

不过,他也指出了区块链目前客观存在的一些问题。交易速度慢,比特币和以太坊网络能够处理交易的次数比中心化的机构差距太大;调不了Bug,比如以太坊的网络一旦所有代码写好,智能合约发布之后,所有的节点都同步,出现问题修改不了;去中心化、自治化对体制和监管形成了挑战,监管部门法律法规滞后;区块链目前发展迅速,但人才整体不足等。

天使投资也是创业

刘小鹰2011年开始做天使投资,之后成立的老鹰基金至今已经投出了200多个项目,在杭州、成都、海外也都有分支机构。最近一期基金的募资工作也即将完成。

在选项目时,刘小鹰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投资方法论,比如,“看人的1234”、“看项目的1234”、“一见二品三力四商”、“投资的如来神掌11式”等等。

从创办中国长远控股有限公司到如今的老鹰基金,刘小鹰一直把自己摆在创业的位置。

“天使投资是属于创业投资,可以把我喜欢做的事情和创业的经验复制到更多的项目,帮助创业者成功,做天使投资就等于同时在做好多个项目的创业。所以我做天使投资获得的成就感跟之前自己创业是一样的,不管占比例多少,我都会把他视同为我自己的项目,然后真心帮助他,给他出谋划策,对接资源和找融资”。刘小鹰告诉创客猫记者,做天使投资每五年跟一批新人打交道,所以投资项目的同时每天也都在学新的商业模式和技术,了解年轻人的思维方式。

甚至在自己的爱好骑行中,他也可以悟出骑行与创业的共同点。“我发现骑行和创业同样相似,骑行是一个长期和持续的过程,爬过一个山坡,还有更长更大的坡等着你,创业也是,好不容易做到上亿估值,比起十亿或独角兽还是小菜一碟。”

天使投资,最重要的就是“看人”。所以作为公司一把手的CEO,他的特性决定了这家公司的命运。刘小鹰认为,公司在早期时所有资金都是拿股份换回来的,手上再有钱也要克制自己,永远要要求自己和团队用最低的成本去实现一个个目标。资金链断裂公司就挂了,一定不要等到剩下三个月的钱才急急忙忙启动融资。他希望CEO要把自己的时间、精力和能量放在最有价值的事情上,大事亲自把关,小事不要事必躬亲,重用一些敢和自己say no的人。

“作为CEO如果对自己公司有坚定的信念,即便没有人投,自己All in、砸锅卖铁也得撑下去,那最后必定会成功。”

作为中国天使投资最活跃天使投资人之一,刘小鹰也有遗憾错过的项目,比如36氪。“2012年我跟刘成城聊的时候,他刚拿完天使的钱,Pre-A轮开价一个亿,我当时刚开始做天使投资不久,就以为我只投天使。其实按那个估值我也投得起,但估值涨得太快有点看不懂,然后就错过了。现在看来,当时双方都很认可彼此,如果多见几次面,把估值砍一砍,也许就不会错过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区块链 > 刘小鹰:古典的区块链投资人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