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频道

探索创新和消费
有料有趣的创业交流平台

源码资本曹毅:科技创新的九张面孔

前段时间,曹毅先生在华兴Alpha主办的「2017影响力投资峰会」上系统地梳理了自己对科技创新的认识。他表示,市值一定来源于价值创造,而价值创造的要素来自:科技、模式、管理、生产资料、创意。这当中科技是最重要的,也是最难预估的要素,但它往往会表现出九张面孔。

题图: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 曹毅先生

价值创造的五要素

作为专注科技行业的投资人、尤其作为早期投资人,我们如何看待「科技」在创造价值中发挥的作用,它有哪些特性?

在展开说科技创新之前,我想先简单梳理下企业创造价值的来源。创业者做企业、投资人投资企业,什么样的企业能够做到十亿、百亿、千亿、万亿美金的市值?

市值一定来源于价值创造,而价值创造的要素我们总结来自:科技、模式、管理、生产资料、创意这几方面

通常一家企业需要集齐以上不止一个要素,齐头并进才有机会创造持久大价值。不仅科技很强,模式要好,管理要非常有效,生产资料很多,创意也要很好。更多的是能够将这些要素都做得很好,进而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有机会能做出非常大的价值创造,进而能形成一家体量大、市值高的公司。

所有要素中,科技是最重要的,但却是最难预估的要素。中国在过去的15年中,与美国相比科技通常不是最领先的,但我们的模式创新往往是领先全球的:比如Marketplace模式,比如Freemium在游戏方面的率先使用,还有云服务模式、租赁模式、以及通过并购产生价值等方式。

科技的要素也是最有趣的,他有诸多面孔。此次我就分享我们对它感性或理性的一些总结。

我们经常看到科技的一些「面孔」:有时像「打不死的小强」,在各个小角落里坚韧地进行改变;有时像「愤怒的小鸟」,积蓄了很多力量,但又很野蛮,在冲撞、在颠覆;有时像「春天的小雨」,淅淅沥沥润物细无声;有时候像「洪水猛兽」,剧烈地推动商业变革;有时又像一位「年长的智者」,刚柔并济、稳健前行。

科技的九张面孔

科技创新的全貌认知起来很复杂,千变万化。我们来看看其中的9张面孔:

1)光环曲线,也叫Gartner曲线。这个曲线大家很熟悉的,例如,现在的人工智能行业就在光环之中,它的光环可能还会加深并且增多,但是通常是当光环开始退去的时候,价值才会最大地显现出来,就像「莲蓬」一样,最终会浮现水面。

这个现象在科技创造价值、科技改变行业时,常常会出现,是指人们会过于「乐观」估计某个科技在未来1-2年所带来的影响,但是通常低估对未来10-20年的影响。需要有一个从光环积累,到光环退去,再到小荷初露尖尖角,最后硕果累累的过程。

2)三浪叠加。三浪叠加是指通常第一波技术驱动产生的影响正在势头上,第二波大的浪潮已经起来,甚至是第三波浪潮已在积蓄力量。科技行业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尤其是在中国经济发展迅猛的背景下。

最典型的例子是2008年的中国零售业。那个时候有三股力量,第一是传统零售业通过科技手段不断提高效率;第二是苏宁、国美这样的卖场通过「科技化」、「连锁化」、并购等做全国性扩张。第三是淘宝为代表的电商的力量。

2008年的时候大家都非常高兴,似乎都在享受非常高的增长,但都没有察觉到来自电商的竞争威胁。

尤其第一股和第二股力量,他们认为电商行业虽然增长很快,但是体量还小对自己的影响不大。大家都产生了这类幻象:站在第二波浪潮上的人觉得自己已经很高了,他没有看到第三波浪潮在后面虎视眈眈。所以我们会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困在自己美丽的温柔乡中,这种情况在中国尤其常见

3)七颗龙珠:还有谁没到?这个案例是我自己最刻骨铭心的。我在2004年入行做投资,100%时间全部投入在看移动互联网的机会,那时还不叫移动互联网,叫「手机互联网」或者叫「无线互联网」。当时上网的形态还是Wap形态,用手机浏览器通过功能机上网,大家熟知的移动梦网、3G门户、易查等是第一波。过了几年出现了Java、Symbian等第二波。

第二波来的时候觉得是不是移动互联网的春天终于要来了?手机终端越来越好,计算能力越来越强,表现功能越来越丰富,应该要来了吧,但其实还没有来。当时还曾有一个大的假设,就是3G什么时候来?如果3G来了,移动互联网的春天一定来了,但是其实3G来了以后,春天也没有来。

到最后,大家等来乔布斯,他带来了iPhone,这就是第七颗龙珠。当iPhone来了以后,七龙珠集齐了,可以召唤神龙,移动互联网的大潮才正式开启

所以,我花了八年时间等待这七颗龙珠集齐,这件事对我个人来说非常刻骨铭心。最早的4-5年时间,不能说做了无用功,起码是很蹉跎。

4)过度繁殖。大浪开启后会有大量物种出现,并且同一种物种会有各种小变种。当一个领域开始爆发之后,就会进入到过度繁殖阶段。

在创业领域,这个时候会有几百甚至几千个公司来做同一件事情,有的公司会做小小的微创新,有的没什么创新直接复制。这一阶段会有各类物种出现,可能有些物种生存几天就被气候变化淘汰掉了。

比如家电行业,当电力革命的时候,出现了很多电器,但现在被人们在家中使用电器的仅仅有少数几种,当时很多有意思的「想当然」发明,最后都没有留下来

再比如,移动应用行业现在大概有150多万个APP,就像150万个物种,在移动互联网大潮最后,应该留下来的就是前面的1%甚至0.1%,会留在移动互联网生态当中。现在的O2O、无人设备等,都正在经历这个阶段。互联网金融已经过了这个阶段,到了开始较快收敛的阶段。

5)超级物种。经历过几万、几百万种物种的过度繁殖之后,通过3-5年的生态竞争、优化,最后会留下来非常少的几个超级物种。比如中国互联网行业格局——二超十强 。

「二超」是指阿里和腾讯。还有一些有机会,能够成为超级物种的第二梯队,尽管超级物种会带来一些负面的东西,比如垄断,以及垄断所产生的后果,但是最终,超级物种给生态创造了最大的价值。

所以,每一波漫长的等待之后,在经历了物种大爆发,最终会聚拢,形成少数的超级物种为核心的生态,超级物种创造了生态的最大价值

6)漫长冰河。冰河期是指超级物种对生态的统治力量太强了,导致其所在之处寸草不生,只有平原不见森林。这个时期的生态可以说是很有序,也可以说很乏味,也可以说是没有生命力,而这个冰河期有可能会是很长的。

比如汽车行业,特斯拉出现之前的80多年,这个行业是没有新的公司出现的。领先的汽车公司安然度过了80多年,躺在那儿赚了很多钱。但是即使是像汽车这样最重的、门槛壁垒很高的、超级物种特别强大的行业,也会在漫长的冰河期之后,出现变化和冻土层的解冻,开始有新的物种出现。

我们相信,像特斯拉这样的案例,也会在未来10-20年或者是更久,在电商、社交、信息搜索等领域出现。颠覆者们会让上一批超级物种开始下行,并逐步被新一代的生态所替代。我们看到产业互联网(B2B)在让很多「古老」的稳定行业在发生根本变化

我们还是要有耐心,这个过程可能非常长,有可能是我们这代,有可能是我们的下一代能看到。冰河时期虽然漫长,但是一定会有苏醒的一天。

7)有大有小有大有小是指,科技产生的影响在初期的时候,看着都是差不多大的,但是经过5-10年之后,差异则会明显显现出来。同样的行业中,科技产生的影响有各种强度,有的会很大就是一个巨大的东西,比如说社交,熟人社交就比陌生人社交要大。再比如说移动电商和手机游戏,移动电商就比手机游戏大很多倍,移动互联网比PC互联网大。

8)有快有慢。有快有慢是指科技创新的影响速度会有快慢。比如说手机支付就比POS机刷卡的技术覆盖起来要快很多;社交网络,例如Facebook、微信、WhatsApp这类应用比电子商务渗透快很多。智能手机从iPhone之后,其普及率快速代替了功能机,比云计算替代传统计算、客户端的计算要快。车的共享比房的共享要快,比如Uber、滴滴这类车共享就比房子共享Airbnb要快。

9)有长有短。有长有短是指科技创新的影响会有长短。比如操作系统、办公软件影响期很长,而像MP3、卡片机、可穿戴设备等等就会短暂很多。

其实快慢并不重要,快一些、慢一些都没问题,最重要的是要能够持久、真实、宏大。今天,有人说,互联网已死、格局已定等等。无论投资人或创业者还是可以有更多的期待。

我们要坚韧地去等待漫长的冰河期过去,过滤光环带来的眩晕,细数七颗龙珠是否到齐,然后迎来寒武纪的物种大爆发,去伪存真最后来供养新一代的超级物种,去构建新生态平衡,创造持久真实价值。

 

本文来源:源码资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人物评论 > 源码资本曹毅:科技创新的九张面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