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频道

探索创新和消费
有料有趣的创业交流平台

那些离职的医药电商高管们去哪儿了?

短短一年时间,医药电商领域先后有十多位高管离职。尽管每个离职高管的个中原因不尽相同,但在他们离职的背后,则是一个行业生态环境的变迁。

短短一年时间,医药电商领域先后有十多位高管离职。尽管每个离职高管的个中原因不尽相同,但在他们离职的背后,则是一个行业生态环境的变迁。

动脉网梳理这些高管们离职后的动向发现,其中一部分更换平台后,干的依旧是老本行;也有一部分估计对医药电商领域心灰意冷,选择自谋创业,创业方向以互联网医疗为主;还有一部分具体去向不明。

继续坚守医药电商领域

夏语

现任搜药送CEO的夏语在过于一年的时间,先后转战4个不同的平台。

2014年8月,夏语辞去康德乐网上药店(以下简称“康德乐”)CEO职位。随后,夏语与几个朋友创业,成立了一个信息公司,从事医疗点评业务。这个公司夏语以投资人的身份加入,目前仍在运作中。夏语告诉动脉网,之所以离开康德乐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想要尝试在互联网医疗做一些事情,但因为在公司内部很难成行,遂选择离开。

2015年1月,夏语加入好药师网上药店担任COO。夏语原本以为在好药师平台上能够施展抱负,没想到短短4个月后,夏语再次更换跑道,就任搜药送CEO。

夏语是中国第一批医药电商行业的创业者,参与过金象网早期的筹备和创立。金象网是国内第二家拿到网上药店运营牌照的公司,于2007年正式上线。2011年,夏语进入百济新特药网(康德乐网上药店的前身)任CEO,3年时间实现销售额翻番。夏语一直是医药O2O的先行实践者以及倡导者,其目前的主要精力就是运营搜药送主打的30分钟送药业务。

邵清

 

邵清现任京东健康到家总经理,其在医药电商行业有大约10年的从业经历。

2005年,邵清从建筑互联网行业转行进入医药行业,进入九州通尝试医药B2B。后加入药房网担任市场经理。2009年加入九州通旗下的好药师网上药店,并促成京东与好药师的合作,担任京东好药师市场总监。

2011年京东好药师分手后,邵清继续留任京东,担任京东医药城执行总监。后于2013年底离开,任以岭健康城电商事业部总经理。今年5月加入京东健康到家,京东健康到家主打医药类产品的O2O模式,承诺所购产品1小时上门送到。

廖光会

 

廖光会现任百洋健康网CEO。2015年5月,廖光会创办的广州快货被青岛百洋集团旗下公司投资并控股,廖光会遂加入百洋健康网。

廖光会是八百方网上商城的创始人之一,八百方是全国首个第三方药品网购平台。2012年加入寻医问药网,任闻康集团总裁助理兼寻医问药网电商事业部总经理,为其搭建了医药导购商城。离开寻医问药网后,廖光会创办广州快货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快货服务于网上药店,是医药行业线上渠道的运营商。

陈青

 

陈青现任国大药房电商常务副总经理。此前,陈青一直是上海药房网的负责人,服务于上海药房网长达8年。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上海药房网一直处于小打小闹的状态,2012年天猫医药馆重启后才真正重视电商平台,前期主打隐形眼镜产品由此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今年3月,陈青离开上海药房网。

秦国良

 

秦国良现任国药集团1健康网总经理。2012年,秦国良辞去药房网CEO一职,不过,北京京卫元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药房网的母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洪波却公开表示,秦国良从未任药房网CEO一职。当时有消息称秦国良或选择自主创业,后来未见有更多消息披露。2014年,秦国良加入国药集团1健康网。

陈华

 

陈华现任360医药CEO。此前,陈华于2010年加入壹药网任CEO。4年时间,壹药网的销售额已经过3亿元,2015年4.5亿元C轮融资。更早些时候,陈华曾任太平洋电脑网副总编、IT世界网市场拓展总监、39健康网总编。

史文禄

 

史文禄现任老百姓网上药店CEO。

2010年,史文禄加入开心人网上药店,任董事总经理,短短两年内开心人网上药店销售额过亿元。任职开心人网上药店期间,史文禄只有27岁,是当时医药电商领域最年轻的操盘手。更早些时候,史文禄在金象网金象网负责运营和市场工作。

2012年3月,史文禄离开开心人网上药店后,创业成立月心至善网上有限公司,为电商企业提供软件服务。2014年,史文禄加入老百姓网上药店任董事总经理。

康凯

 

康凯现任天猫事业部医药健康总经理。金象网早期的创立者之一,2014年3月加入好药师网上药店任CEO,短短4个月后便离职,加入阿里巴巴,出任天猫总监兼天猫医药健康事业部主管。

此前,康凯曾担任乐友(中国)超市管理层成员,负责制定及落实该公司电商业务之目标及策略。2009年10月~2010年12月期间担任1号店健康产品业务副总裁。2007年4月~2009年9月担任金象网副总经理。

孙健

 

孙健现任百洋创盈总经理,专注于借助互联网尤其移动互联网做品牌商。

2010年,时任红孩子医药事业部的孙健带着几名高管集体加入百洋健康药房网,孙健担任CEO,百洋健康药房网由此改名为百洋健康网。从药品延伸到大健康产品,也是国内首家聚焦女性和母婴细分群体的医药电商平台。

2014年6月,孙健正式卸任百洋健康网CEO一职,依托原东家百洋医药的资源,创办了百洋创盈科技有限公司,以互联网的模式专注于运营一种承善堂的阿胶糕产品。

转战互联网医疗

何涛

 

何涛现任北京圆心科技有限公司CEO。公司产品目前还未面世,已经获得红杉资本的投资。

何涛自2011年开始带领仅有十几家店的华源大药房(健一网的前身)转型电商,仅用三年时间,就达到3.8亿元的销售规模。健一网2014年一季度完成A轮融资,融资金额3亿元,是国内首家融资成功的网上药店。2014年底,何涛离开健一网后自己创业成立圆心科技有限公司。

钟日华

 

钟日华现在转战互联网医疗领域,具体创业项目仍在筹备期。钟日华是海王星辰电商的创始元老,于2010年加入海王星辰负责组建及领导电商业务。海王星辰电商2014年销售额达到2.4亿元,是唯一进入10强的大型连锁药店。

姚丰

 

姚丰现任广州蛙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蛙鸣科技意图打造慢病及健康在线管理平台的“去哪儿”,围绕着用户、设备、服务三方进行深度整合,利用微信平台,随时监控患者用户病情,更加便捷的获得病情诊断,也让跨地域的医患之间的沟通更加顺畅。

姚丰曾担任过好药师CEO,中信21世纪有限公司(现更名为阿里健康)COO,曾在中国移动负责过移动业务,当年火爆一时的彩铃、12580、手机报等业务都出自他手。2015年1月,姚丰离开好药师网上药店后自主创业,成立广州蛙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张守川

 

2015年3月,张守川离开阿里健康,自主创业成立桃谷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与互联网医疗相关的业务。

张守川曾任麦德龙中国和京东任职,具有十多年零售管理经验,2009年出任京东副总裁。

2013年8月,张守川应中信21世纪CTO王亚卿的邀请,出任中信21世纪COO。中信21世纪被阿里收购后,王亚卿升任阿里健康CEO。任职阿里健康期间,张守川斥巨资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阿里健康APP的处方药购药O2O模式,无奈以失败告终。

去向不明者

 赖裕锐

 

赖裕锐于2012年3月加入七乐康网上药店,今年7月离职后,筹备自主创业,目前具体创业方向不详。七乐康COO赖裕锐辞职颇有点出乎意料,七乐康今年初刚完成3亿元融资。

牛征曌

 

今年1月,挂号网收购金象网后,作为金象网CEO的牛征曌离职,离开其工作了8年做的企业。2006年,牛征曌参与创立金象大药房网上药店,是国内医药电子商务的最早参与者。此后,牛征曌也尝试过多种模式。比如2012年与快书包联手合作推出的1小时送药业务,但这一模式最终因为各种原因而搁浅。2013年金象网还推出了手机APP“买药上金象网”,但此后再无更多关于此APP运作的消息。据悉,牛征曌将选择自主创业,但具体创业方向目前还不得而知。

崔伟

 

崔伟于今年6月底离开京东。2011年7月,京东与好药师组建合资公司京东好药师,崔伟加入京东,任京东好药师CEO。2013年7月,京东好药师宣告分手。崔伟继续留任京东,负责京东医药城的搭建。不过,京东医药城至今迟迟未能上线。加入京东之前,崔伟在跨国药企有过多年市场推广经验,后创业从事医疗健康产品零售以及电子商务相关领域,加入京东时,被认为既懂互联网又懂药的最佳复合型医药电商人选。

黄埔军校与人才中转站

作为第二家拿到网上牌照的金象网,堪称医药电商的第一代黄埔军校。现任搜药送CEO夏语、天猫医药馆事业部总经理康凯、老百姓网上药店CEO史文禄均在金象网有过一定历练。金象网发展十余年来始终不温不火,其始终未能独立于线下实体门店、又受限于国企背景是其步伐一直中规中矩的两大主要原因。

好药师网上药店堪称医药电商领域的人才中转站。其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COO换了三任:从康凯到夏语再到张移兵。好药师网上药店CEO姚丰离职后,好药师大药房线下实体店的负责人蒋志涛接替姚丰的职位。

好药师网上药店如此频繁的人事变更,与其本身对于电商这一平台的定位不够清晰存在很大关系,究竟是将其作为一个独立的平台还是只是公司的一个电商部门,九州通内部始终有分歧,由此导致业务运营不畅。

综合起来看,医药电商高管离职的原因无外乎以下两点:

1、烧钱过度,超出老板心理预期

医药电商领域,很大一部分都是依托于传统的实体零售药店业务而建立,这势必会面临传统思维与互联网思维的挑战。

电商烧钱在业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传统门店是极其看中利润回报的,尽管老板们都明白电商肯定是一个烧钱的工程,但究多少钱谁心里也没有数一旦烧钱到老板的心里预警线位置,这位医药电商的职业经理人也该退位了。

2、行业诱惑越来越多,原有平台股权结构存缺陷

随着互联网医疗兴起、网售处方药政策有望放开、大量资本涌入,很多医药电商从业者也开始蠢蠢欲动,意图到更大的平台上施展抱负,或者自己创业。

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原有平台的公司股权治理结构存在缺陷,老板集权,不肯放手给职业经理人更大的市场发挥空间,迫使其最终离开。

医药电商发展早期,人才极度匮乏。尤其是既懂互联网又懂医药的复合型人才更是稀少。即便是在现在,医药电商人才依然面临很大缺口。

盛传很久的网上处方药政策一旦放开,势必将会有更多的企业加入到医药电商领域中来,由此或将引发新一轮人才抢夺战。

文/卜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医药电商 > 那些离职的医药电商高管们去哪儿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