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频道

探索创新和消费
有料有趣的创业交流平台

一大波医生投身数字医疗创业,再不改变世界就晚了

美国湾区最近出现一种新的现象:来自知名医学院的医学生纷纷辍学、转行,投身于数字医疗创业领域。根据数字医疗孵化器Startup Health的数据,截止到今年6月,他们所投资这些公司中,创始人曾是医生的占比在44%。

美国医生社区Doximity的数据显示,2011年,斯坦福医学院的毕业生只有68%继续住院医师培训,在全美123所医学院中排名第117位。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也没好到哪儿去,排在第98位,有79%的学生选择继续做医生。有越来越多湾区的医学生被创业机会所吸引,也有很多顶级数字医疗公司也渴望招聘新毕业的医学生,即便他们没有很多临床经验。

美国教育一名医生所付出的时间和金钱成本都相当高昂,经过多达14年的学习后却改行,很多医学生说是因为缺乏执业机会,还有收入前景并不乐观。

和这些被迫出走的医生相比,还有一部分医生要改善现有医患关系而离开。当前的治疗环节患者的参与度并不高,而医生也没有在患者身上花足够多时间。有研究表明,有些医生在每个病人身上平均只花8分钟的时间【中国病人要呵呵了!当然美国医生也需要记录很多患者信息,这也被认为是医生和患者交流时间变少的原因之一。

湾区的医学生身在全美创业氛围最为浓厚的区域,他们的细胞里也多少被浸染了一些。他们能接触到更多互联网企业家思维,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中。在他们看来,医生最希望的就是尽全力帮助患者,但是传统医疗领域并不能很好地帮助医生实现这一愿望。而数字医疗有非常多的机会。

shutterstock_94935502

“dropout doctors”是Facebook上一个私密的小组,这个小组里包含了现在数字医疗领域知名的几家创业公司的成员。

小组成员包括Amanda Angelotti,现在在基层医疗服务诊所One Medical工作;Sean Duffy,Omada Health的CEO;慢病管理App Vida的创始人Connie Chen;Grand Rounds 的医疗主管Shaundra Eichstadt;Mohr Davidow健康方面的风险投资人 Abhas Gupta;DoctorBase的医疗顾问Molly Maloof;Code for America的医疗主管 Rebecca Coelius。

这个小团体每几个月就会聚会一次,让大家互相交流学习。不过因为是私密小组,在Facebook上并不能搜到更多的信息。奇点糕给大家举栗子,来看看这4家创始人都是医生的公司。

Omada Health

Omada Health创建于2011年,是Rock Health孵化器首批成员之一。Omada通过引导、帮助人们改变生活行为,预防慢性病、减少疾病发生。Omada是“数字化疗法”的代表,也是第一个将社交网络原则运用到合法临床治疗上的公司。创始人Sean Duffy,取得哥伦比亚大学神经学理学学士学位,作为曾经的医学院预科学生,他对医学和科技都非常感兴趣。在在经过2年谷歌的工作经历和一年哈佛医学院的学习,当时29岁的Duffy放弃了做医生,转而创业。

Omada的首个项目名为“Prevent”,意在帮助那些减肥人群减少患上II型糖尿病的风险。Prevent是基于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主持的国家糖尿病预防项目,为期16周。项目由两部分组成:一个在线门户网站以及一个含有细胞芯片的数字标尺。在项目开始阶段,参与者以小组形式划分,每组12人左右并配备健康指导师。这些参与者通过门户网及移动应用来接收各种资源、建议和通知,并通过数字标尺定期汇报自己的体重。Omada实际上就是通过软件及服务,让目标人群改掉不良生活习惯,并让他们同具有良好生活习惯的群体多接触。

Vida

Vida的创始人Connie Chen,毕业于UCSF医学院,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她在创业后也继续从事医生的职业,每周她仍然会用半天时间来接诊。Chen在数字健康领域有着非常丰富的管理经验,曾经在斯坦福下属的创业孵化器StartX Med、在线问诊公司HealthTap和凯撒医疗集团担任高级管理职位。在创业之前,Chen曾是一名初级保健医生。

在之前的采访中她这样描述她当时的工作:“看到这么多慢性病患者,我也感到很沮丧。他们每6个月来就诊一次,每次就诊时间只有15分钟,你根本没有时间来了解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困难在哪里,以及所拥有哪些护理资源。但是,这些情况又很重要,因为行为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对慢性病患者尤为重要,包括服药情况,定期监测各项指标等等。社区医疗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些问题,但投资回报率很低。因为聘请大量的护理人员成本很高,而医保对初级护理的补偿又很低。在过去的几年,这部分补偿又被削减了许多。”所以她和另一位创始人Tilenius一起创立了Vida。

Vida可以归为现在美国时兴的教练式慢病管理应用,它根据用户的不同需求在线为他们配备一名健康管理教练或所谓的导师(也可以是一个团队),提供24*7小时的全天候健康护理服务。Chen说,她在医院并没有学习营养学相关的知识,但是数字医疗为她提供了一个自我学习和患者教育的机会。奇点的老编辑曾经体验过这个App,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这里查看。

Board Vitals

Andrea Paul是医疗备考平台Board Vitals的联合创始人。她当时几乎快要完成她的住院医师实习计划,但是突然醒悟:相比起实践,她喜欢医学知识要多一些。“工作的时候又太多文书工作,处理保险纠纷什么的,这几乎花了我一半的时间。”更重要的是,在医学院学习的时候她一直被新的医学研究所烦扰。正是如此,2011年她退出了耶鲁的住院医师实习培训,创立了Board Vitals,一个帮助医学生准备医学委员会考试的网站。

Board Vitals的业务范围覆盖了20个专科,研究显示用Board Vitals来进行复习,准备时间要比一般降低了18%,而通过率是在提升的。平台每一块内容都会不断收到来自专业人士的评价,他们也会及时处理反馈,以确保平台上题库的内容是最新的。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下面这个视频:

Grand Round Table

当Eric King从托马斯杰斐逊医学院(Thomas Jefferson Medical College)辍学的时候,他深信自己的热情不在医学实践而是找到解决方案去改善它。Grand Round Table创建于2012年,这是一个综合电子病历的临床决策支持工具。平台拥有一个网站和一个App,让医生可以进行研究,也可以在复杂的医学病例下“分享它们的集体智慧”。医生匿名地进入病人的医疗信息,并且可以匹配其他医疗记录和研究。2013年,Grand Round Table毕业于为期四个月的Dreamlt Health孵化器。它们的数据库已经获得数量可观的病人病例,也正在寻求与相关机构合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先锋医生 > 一大波医生投身数字医疗创业,再不改变世界就晚了

评论